求學期間,大家應該都有在健康衛教課上學過怎麼做 CPR 吧?

還記得第一次學心肺復甦術時,一進教室就看見老師在地上擺了好幾具皮膚色的半身假人,她們嘴巴微張,輪廓深邃寧靜,毫無生氣地躺在那裡,看上去有點詭異。世界上最出名的 CPR 模擬半身偶是被取做「復甦安妮」(Rescue Annie / Resusci Anne)的假人,但安妮並非憑空杜撰的角色,她的前身,其實是約 140 年前的一具巴黎無名女屍。

 

 

詭異卻寧靜的女屍面容,在巴黎風靡一時

1880 年代,法國塞納河(Seine)面突然悠悠飄來一具屍體,人們將她打撈上來,仔細檢查後,發現她身上沒有任何暴力外傷痕跡,於是判斷這位年輕少女很可能是自殺身亡。

Photo via: Picturesboss

照當時習慣,少女被放置在巴黎的太平間供人辨識認領,但奇怪的是,一天天過去,沒有人出面指認她,也沒有任何人認識她。

這位少女就這樣憑空出現,直到今日都無人知其來源。但當時一位病理學家卻被她嘴角帶笑的寧靜臉龐震懾住了,於是他決定用蠟石膏製作這位少女的臉部Manbo万博体育,將那迷人而神祕的面容永遠保存下來。

後來,這張無名女屍的容貌流傳了出去,許多人都被那詭異卻又甜美的氣場深深吸引,於是人們開始製造複製品在各處販賣,再加上當時巴黎流行波西米亞主義(Bohemianism,奉行者是一群離經叛道的藝術家,這個詞反映了法國人 15 世紀以來對吉普賽人的印象),這張有點「獵奇」的臉很快得到時髦人士的歡迎,成為許多人家中的裝飾品,而無名女屍也被冠上了「塞納河的無名少女」(L’Inconnue de la Seine)的稱號,風行了好一段時間。

Photo via: Daily MailWikipedia

許多藝術家都認為「塞納河的無名少女」具高度藝術性,那謎樣的微笑正如名畫蒙娜麗莎一樣,在顧盼之間流洩了生與死的秘密,知名俄國作家 Vladimir Nabokov 就曾為她寫過一首,英國作家 Richard de Gallienne 更寫了一本小說 “The Worshipper of the Image”,內容講述一名詩人因深愛這個面具,導致妻子自殺女兒死亡的詭異故事。

 

 

醫界 Mona Lisa

歷史上被親吻次數最多的一張臉

時間快轉到二戰後的 1950 年代,挪威一位孩童玩具製造商萊達爾(Aasmund Sigurd Laerdal) 的兩歲兒子失足溺水,好在經過急救後把兒子從鬼門關搶救了回來,但這件事卻深深影響了萊達爾,更開啟了他後來製造聞名世界的「復甦安妮」契機。

Photo via: MimstodayRiskassessment

當時有幾位醫師想要推廣心肺復甦術,卻找不到幾個真人願意讓陌生人做口對口練習,於是他們想到可以聯絡萊達爾這位玩具商,請他製作 CPR 假人。萊達爾因為兒子溺水事件還歷歷在目,於是便一口氣答應了醫師的請求。

在設計時,萊達爾認為女性的臉更適合做為 CPR 範本,但要找誰的臉做參考呢?突然他靈機一動,想到了祖父以前掛在家中的一個面具,也就是聞名一時的「塞納河的無名少女」。從此之後,這張臉就成了知名的「復甦安妮」,散播到世界各地,讓千百萬人對著她的口做 CPR 練習,而她更因此又多了一個名號,也就是「歷史上被親吻次數最多的臉」(Most Kissed Face of All Time)。

不過值得注意的是,也有人懷疑溺水者不可能形成得了那麼細緻的面具,因此提出這張舉世聞名的臉或許不是來自塞納河的無名女屍,而是以一位德國面具製造商的女兒做原型。

Photo via: WilliamgaddisPinterest 

看完了復甦安妮的故事,你可能覺得有點毛骨悚然,但其實轉個念想,這整個事情其實非常溫馨。想像一個百年前死在河裡的少女,無論她到底是誰,為何而死,後世那些不認識她的人卻很「象徵性」地想要「救她一命」,把一種善意投射到了 Annie 身上,再接受學習反饋,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十年,且很可能會一直延續下去。

 

參考資料:L’Inconnue de la SeineAmCham NorwayResusci Anne

Cover / Art design : 7